【全员向?】战纪时

#战争Paro#

→→只是先看一看大家都评价。再决定写不写。

所以,请给我一些建议。

本篇是张新杰中心。

一句话张楚

 

当张新杰睁开眼睛,直直地望向因没戴眼镜而模糊的天花板,他清楚地知道,他活过来了。

挣扎着起身,摸索床头的眼镜。在他刚戴上时,韩文清领着冯总督在门口敲了两声,推门而入。看见坐起身的张新杰,韩文清一愣立马皱起眉头:“起来做什么?躺好。”总督慢条斯理地抱着一束花在后面,随手放在床头柜上。

“没什么大碍。”张新杰活动着因昏睡而有些僵硬的双臂,“话说回来,和‘入侵者’的这场战役如何?”

韩文清表情明显不再那么严肃:“当时你被打晕后,它们的进攻缓了缓。蓝雨那边派了卢瀚文带着一泼人过来增援,算是漂亮的一站。”

张新杰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,呷了一口:“那就好。如果因为我的原因而导致战役失败实在是抱歉。”

韩文清意欲伸手拍他安慰,却突然意识到他是个伤员。尴尬了一下,在他手臂上意思意思点了点,收回:“没事。”

被无视许久的总督笑眯眯地开口:“小张放心,大家都好好的。倒是你最让人放心不下。和‘入侵者’的战役还要靠你们啊!”说着,站起身,挥手阻止了韩文清想送行的动作,向门口走去,“我就是看看你的情况,既然还不错我就先走了。你们慢慢聊。”

目送总督离开,韩文清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将病床摇起些:“现在你专心养病,前线有我们。”张新杰点头,仿佛想起些什么,问:“对了,云秀怎么样?”

“和叶修一起在杭州。比较安全。”韩文清一愣,回答道。却有些迟疑:“你们还在一起?”

“不。”张新杰叹了口气,摇头,“我们已经离婚了。”

韩文清张口却不知再说什么好,安慰似的手在床边拍了拍:“等战争结束就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张新杰颔首,望向窗外,“快了。”

韩文清随他望去。窗外午后的阳光正好,稀稀拉拉有些病人在花园里散步,洁白的鸽子成群结队地在天空中翱翔。

 
 

“快了。”如呓语一般。

 
 



 
 

是想写联盟作战的paro。但背景有点大,有点不好把握。噫

 

 
评论(3)
热度(1)